柳玥

【瑯琊榜】 前夕 (藺蘇)

端起茶盞輕抿一口,梅長蘇摘去了白玉髮冠,只用髮帶束起的一頭黑髮肆意披散於肩上,襯著他抬手飲茶的姿態落在藺晨的眼中便是一幅美人品茗的模樣。

「喝茶看美人,實是一大享受啊。」放下手中杯盞,藺晨笑瞇了那雙桃花眼,歡愉之意溢於言表。

還沒開口數落就你嘴貧,梅長蘇便看見在一旁努力練習倒茶的飛流把茶壺裡餘下的茶水都灑在藺晨的白衣上。

這下話也甭說了,梅長蘇直接嗤的一聲笑了出來。


「飛流,怎麼拿茶水潑你藺晨哥哥呢?」藺晨連忙從位子上起身退了幾步,原先瀟灑的輕功步伐搭上藺晨現在這副溼答答的模樣反而看起來有些好笑。

飛流只哼了聲回應,回身輕巧地將茶壺放回茶几上,飛流可是乖孩子,才不會拿蘇哥哥最喜歡的茶具丟那個欺負蘇哥哥的壞人。

梅長蘇的面容上露出一絲笑意,寵溺地拍了拍窩到他身旁的飛流以示讚賞。


「就你把飛流慣壞了,還學會欺負藺晨哥哥了。」話雖如此,藺晨卻也沒有多加戲弄飛流,只用扇子隔空點了點飛流,一副無可奈何的樣子,轉身到內室去換了件衣裳。

「還不是因為你平時便如此對待飛流?飛流只不過有樣學樣罷了。」梅長蘇收不住唇邊笑意一面回話,一面收拾茶具。

待他與飛流收拾好之後,飛流自發地端著那些器物離開了房間。


關妥房門走進內室,梅長蘇一眼就看見藺晨側臥在榻上,桃花眼直望而來,梅長蘇不由得調侃了句藺大少爺這可是替我暖被?藺晨回言為美人暖被可是他的榮幸,將走近的梅長蘇拉至榻上,手也自然環上腰側把人圈進懷裡。

一時無話,兩人蓋著同一條衾被,淺淺呼吸迴盪在兩人的耳畔。


等待已久的昭雪沉冤,最終塵埃落定。面對藺晨,梅長蘇反倒多了些遲疑,這些細微情緒自然不會被藺晨錯過。

你可是說把你自己託付給我了,藺晨低言道。

無論往後發生何事,身體怎麼樣都無須你多費心思。他沒有將這些話說出口,但他相信懷中之人能夠知曉他的心思,一如他了解他的退縮。


但既相知心相隨相伴,便無須多言。


 
评论(2)
热度(15)
同人文放置區,雜七雜八。
全文繁體。

留評會很開心,但是因為本人很害羞,所以不一定每個都回復(*´ω`)っ

主要駐點:plurk/f23674447
© 柳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