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玥

【瑯琊榜】 囚 (藺蘇)

梅長蘇離開的時候,只獨留藺晨一人伴於他身側。

造成如此這般的情景,無非是因為大家都非常識趣地自行告退了,畢竟經歷了諸多事件,宗主的心思大家皆有目共睹。

若要說什麼人讓宗主最為信任,那便是藺少閣主。除此之外,藺少閣主也是能波動宗主心緒的少數人之一。

最重要的原因是,宗主在藺少閣主身邊能肆意談笑,渾然不像平時低眉淺笑、心思沉沉的模樣。


「藺晨,你要好好的。」梅長蘇向來便知道他無需向藺晨多言些什麼。

因為他知道他懂。

無論何事。

「我會的。」


他的離去如水,相比遠處熱鬧的金陵城顯得格外安靜無波,沒有氾濫出一絲聲響。

一如彼時初入金陵城。


自此之後藺晨再也不喜穿上白衣。

他依舊是瀟灑風流的藺少閣主,只是身上玄衣好似把他的浪蕩歛去了。

他不再暢遊天下,甚至除了必要的下山採藥,他並無絲毫想離開瑯琊閣的念頭。

留下來也不是想做特別做些什麼,他只是想待在長蘇曾經待過的地方。

他答應過長蘇會好好的,不過需要一些時間來平復心緒,猶如被反覆撕裂的傷總是要過段時日才能癒合。


處理完要事的閒暇時間,他偶爾會在長蘇原先住下的房間獨坐一晚。

房間收拾得很妥當,如同主人當時離去那般,但有些擺設變了模樣,是當初他提前為了長蘇的回歸而準備的。

本是想藉此留給長蘇一點念想,說著回來就開一壇他親釀的桃花酒,兩人在月下窗前對酌。不過添了這些擺設,最終卻沒等到人回來用過。


提酒步入房裡,藺晨熟捻地走向窗邊,將酒壺輕放置於几上。

對坐的蒲團上擺著摺疊整齊的藍衣灰裘,是他從戰場收拾回來,長蘇慣穿的那套衣物。

衣襟上彷彿還沾有長蘇身上凜冽的梅花暗香,滿室充盈。


飲酒入喉,他再也嘗不著記憶中桃花酒曾有的清甜,只餘酒中酸澀直滲入他五臟六腑。


---

篇名的意義是藺晨自我囚禁於對長蘇的思念,還有一開始就想寫的衣服囚有長蘇的味道。


七月前段準備玩,中後段忙著玩,趁著尾巴趕緊回來練練手!

下次更新應該就是長篇啦(沒有意外的話

 
评论(4)
热度(13)
同人文放置區,雜七雜八。
全文繁體。

留評會很開心,但是因為本人很害羞,所以不一定每個都回復(*´ω`)っ

主要駐點:plurk/f23674447
© 柳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