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玥

【瑯琊榜】相眠 (藺蘇)

夜半時分,梅長蘇被劇烈疼痛從難得的安眠中驚醒。
擁著厚重的皮裘坐起,他按了按額際,卻不見舒緩的成效。
可頭疼竟還伴隨了呼吸不暢的症狀,他深吸了一口氣,像是要把胸腔裡的那股灼熱感及與之而來的焦躁不安排出去。

疼痛讓他無以成眠,梅長蘇只好一面緩緩運氣,一面想些詞彙來形容疼痛以轉移自己的注意。
便是當時碎骨拔毒他也是這般做的,像是他低頭旁觀自己的身軀苦苦掙扎,靈魂卻像出了竅似地感受不到疼。

這種疼像是有人在腦內用力丟擲銳利的茅,力道大到幾近破腦而出。
雖覺得頭疼難耐,但與碎骨拔毒那種想要竭盡全力求死,疼到他倒臥在地上咬緊牙關忍耐剜去自己一身血肉的衝動相較之下,也就算不上甚麼。

他望著一片漆黑的四周,開始思忖要起身繼續處理那些未盡之事卻又不被發現的可能有多少,然後便打消了念頭。
先不說飛流會第一個阻止他,怕是連藺晨都會說他胡鬧。低嘆了一口氣,梅長蘇再度躺下沒多久,門外攔住並安撫好飛流不要衝進來的藺晨便摸黑進了臥房,溫熱的手探了探他的脈。

「沒事吧?」摸在脈門的手一移開,梅長蘇便開口詢問。
「哎,你還一副冷靜的模樣,要真出了什麼事不趕緊找我看看,看你後不後悔。」
「這不是沒事嘛。」梅長蘇不以為意的笑笑,反正他知道身側這人是絕對不會放著他不管的。
況且他的身體狀況,他自己還是心裡有數的。

「你神思過慮,不要把自己逼得太緊了。那些無關緊要的謀劃就放放,交給靖王的其他手下忙吧。」
「這話也只有你說得出口了。」梅長蘇聽完藺晨的話便輕笑起來,但卻也不知是否有聽進他的話。
室內靜了下來,靜得梅長蘇聽見了藺晨的那聲低不可聞的嘆息聲。
他方想開口說些什麼,卻被藺晨掀開皮裘躺到他身側的動作打斷了。

「睡吧,有我在呢。」
藺晨一把將人摟進懷裡,手按著長蘇的太陽穴幫他舒緩。
藺晨畢竟還是個醫術高明的大夫,按摩的技法高於梅長蘇不知道幾倍,很快地便見了效用。
見長蘇呼吸逐漸變得安穩,藺晨才真正放下心來,看著懷裡的人下意識貼近他懷裡,藺晨也只能嘆氣。

這小沒良心的,不知道好好看顧自己的毛病怎麼說都不見他改。
只怕這日子……唉。
藺晨心底一陣煩悶,隨後將亂糟糟的思緒全都拋卻腦後。
過一日算一日吧。

不論如何,至少你還在。

 
评论
热度(18)
同人文放置區,雜七雜八。
全文繁體。

留評會很開心,但是因為本人很害羞,所以不一定每個都回復(*´ω`)っ

主要駐點:plurk/f23674447
© 柳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