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玥

【瑯琊榜】 落花時節又逢君 (藺蘇)

*噗浪點文 @路人甲。阿一 

*tag:落花時節又逢君/HE糖



梅花半殘。

飛流垂頭喪氣地抱著剛剛剪下的一支梅,悶坐在一旁不說話。
「我們飛流怎麼了?」梅長蘇看他一副無精打采的模樣,招手把他叫來身邊,輕撫了撫他的頭詢問。
「梅花,沒了。」飛流不高興地蹶起嘴,但在梅長蘇伸手要接過梅花時還是小心翼翼地遞了過去,坐在一旁看著梅長蘇熟練地插起花。


剛踏進室內的藺晨遠遠便聽見了兩人的交談,一面甩開摺扇搧著一面踏著慢悠悠的步伐走近,在梅長蘇的軟椅前方坐下。
「梅花沒了也好。天氣暖和些,你蘇哥哥的身體才能恢復得更好。」藺晨湊近梅長蘇,先是上下打量了他一眼才伸出手把脈。
「真的?」飛流的語氣充滿懷疑。
「你個小沒良心的!你蘇哥哥的身體可都是我在看顧的。」放開長蘇的手腕,藺晨幫人將袖擺放下,才側過頭執扇敲向飛流。

還沒等摺扇敲到頭上,飛流便飛身躲開,回頭還不甘心的哼了聲,趁著藺晨被梅長蘇按住無法起身追趕,便趕緊施展輕功一溜煙跑得不見人影。

眼見梅長蘇笑著看飛流跑開,藺晨嘆了一口氣,「你這大沒良心的,也替我省省心好不?這初春的天氣最是容易染上風寒,還不好好躺著休養。你的命撿回來已經夠不容易了……」

「知道、知道,我還盼著你領我去遊山玩水呢。」眼見接下來又是一長串的叮囑,梅長蘇打斷藺晨未盡的話語,擺出一副依順的模樣。

北境的戰役結束後,他便倒下了,等他再次睜眼,竟是又已至落花時節。

一年過去,景物看似依然如舊,彷若一年的光陰歲月被戰場上的漫天大雪凍結,直到他睜眼才開始緩緩融解。但看著藺晨清瘦下來的面容,他卻好像見著了這一年他是怎麼有驚無險地從鬼門關前走回來的。

他不是沒有愧疚,是他將逍遙天下的瑯琊少閣主拉下這蹚混水,是他不從醫囑不聽勸告,執意前行,導致了最終這樣的局面,可再給他千百次機會,他依舊會如此抉擇,因為那到底是他的宿命。

但不知有幸與否,竟在途中遇見了情劫。

於是他不負天下,不負赤焰英魂,惟負藺晨一人。

睨了一眼梅長蘇,藺晨發號施令,「知道還不快回榻上躺著?」

「這不是等你來攙著我嗎?」梅長蘇絲毫不懼藺晨的冷臉,眉眼裡全帶著笑。藺晨也撐不住笑了開來,桃花眼裡滿是勾人的寵溺。

「攙什麼攙。」藺晨一把將長蘇抱了起來,也不管被人骨頭喀得疼,直到榻上還摟著不願放手。

在春寒料峭的日子來臨前,藺晨是日日夜夜守在長蘇榻前的。

盼長蘇醒來的時日,卻又怕那清醒僅是迴光,一閃即滅。

他也是怕了,哪怕躺個十年不醒,也好過了無呼吸,斷了他所有念想。


長蘇醒來的那天,他正坐在榻旁吃著粉子蛋,抱怨道,「你這都是藥味兒,影響我吃粉子蛋的心情,長蘇你說你該如何賠我?」

「我吃。」

聽見長蘇因為長時間未曾說話而有些微啞的聲音,藺晨垂首看了看長蘇滿是笑意的眸,臉上牽起明朗笑容。「行。」

隨即他便俯下身,吻上長蘇的唇,沾著湯藥的苦澀以及粉子蛋的甜味。

「甜。」藺晨臉上帶著饜足的神情,可梅長蘇看見了他眼底的水光。

梅長蘇攬著藺晨的頸,貼在他耳邊含笑說道,「我回來了。」

梅花盡落,正是春光日暖。


 
评论(6)
热度(27)
同人文放置區,雜七雜八。
全文繁體。

留評會很開心,但是因為本人很害羞,所以不一定每個都回復(*´ω`)っ

主要駐點:plurk/f23674447
© 柳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