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玥

【瑯琊榜】 夕色 (流蘇無差)

梅長蘇是很少坐在廊下的。

因為廊下並無半分可遮掩寒風的地方,就怕坐久了會染上了風寒。

所以他今日也只是一時起了興致,見日光和煦,於是就想著換個地方看看景致。

這一坐便是半天,見著天色從清晨的淺白轉到了午時的明亮,萬里晴空。


飛流見蘇哥哥難得閒下來而且一直待在廊下,於是一早上都在院子裡玩耍,也就沒想著要去靖王府摘梅花。

初春的天氣還是有些寒冷的,飛流知道蘇哥哥的身體不好,在玩樂之餘,還不忘要瞅一瞅蘇哥哥的情況。

一見蘇哥哥的臉色有些發白,便心急的催著人進屋去。

「進去!」飛流一臉焦急,認真地用他簡短的詞語,勸著人坐到房裡的火盆邊暖暖身子。

可梅長蘇只是露出一個淺笑,笑得飛流看到轉不開目光,連聽到他蘇哥哥溫和地對他說話,也只是呆愣的點了點頭卻什麼也聽不進去。「飛流阿,蘇哥哥我也是好久沒有這般了,還想再坐久一些。不如你去拿披風來給我穿,可好?」

「披風?」飛流迷茫的抓住梅長蘇語句中的模糊字眼重複了一遍。

「嗯,就拿那件白領子的。」

飛流愣愣地發出了單音回應,可是人卻沒有移動。

梅長蘇也難得見飛流這副模樣,便撫了撫飛流的髮,輕問了句怎麼了?


飛流眨了眨眸子,清澈見底的眸裡竟難得蒙上了一絲迷惑。

「蘇哥哥,好看。」

可是卻好看的像是要隨時都要化在空氣裡似的。

就像雪越抓在手心,消失的速度越快。

「又不是第一次看了,蘇哥哥一直都是長這樣子的。」梅長蘇的笑容中摻著寵溺。

「特別!」飛流執拗地辯駁,今天眼前的人跟以往所見確實有所不同,就算他不明白是因何緣由,他也察覺得出來。

「好好好,我們飛流說的都對。」

聽見蘇哥哥的安撫,飛流才重新綻開笑臉,跑去抱了梅長蘇最常穿的白領披風,攏到梅長蘇身上,仔細地幫他繫好帶子。

繫完之後,飛流得意地抬起臉蛋朝梅長蘇笑了笑,一臉討賞的可愛模樣讓梅長蘇心裡暖暖的,臉上也帶起了笑意。


用過飯之後,梅長蘇才坐回軟椅,半倚著身子靠在軟枕上處理一些無關緊要的事務,而飛流則在一旁認真畫起了畫。

處理那些事務告了一段落,乾脆地喝完了晏大夫端上來的藥,梅長蘇才敢開口問道,下午還能不能到廊下坐坐。

晏大夫象徵性地瞪了一眼,嘴裡碎念著到時候又得了風寒該怎麼辦,不知道愛惜自己身體云云,可還是揮揮手讓他去了,只又多吩咐飛流一旦入夜就必須催著人進到室內。

縱然現在仍是春寒料峭的時節,多讓病人鬆鬆心情比起總悶在屋裡歇息強多了,要是真有什麼情況不是還有他這個大夫在嗎。

梅長蘇連忙對晏大夫一笑,口裡還說著好嘞,人就已經跑去廊下坐定了。


「飛流,蘇哥哥吹笛給你聽怎麼樣?」得到晏大夫的允許,梅長蘇心情顯得越發的好,平時壓抑的心境在現下好像消失的無影無蹤。

可他卻清清楚楚明白,那些煩悶都還在。

只是他難得放下了,又何必在此時逼著自己去面對,給自己找不痛快呢。

「好!」


於是一盞茶,一支笛。

一個清閒的午後便過去了,他的心情也是進京後未有過的閒適輕鬆。


落日時分,昏黃的光線灑進院子裡,將原先冷清的院子轉為暖融融的光景。

夕色的光悄悄攀在飛流與梅長蘇的衣角上。

梅長蘇靜靜地望著院子,面容平和,微勾的唇角好似還帶著一抹笑,飛流看著蘇哥哥,眨了眨眼,便撲進了他的懷裡。

他不喜歡蘇哥哥的這副模樣,雖然笑著可是好像眉眼中少了點什麼,好像下一秒就會不見了,而且比早上的感覺還要強烈。

他也不知道該怎麼做,才能趕走這種討厭的感覺,所以只好緊緊抱住他的蘇哥哥。

只要人抓著就不會消失了,吧?


只要蘇哥哥在,什麼都好。

飛流把臉埋進蘇哥哥懷中,而梅長蘇只輕輕一笑,拍著懷中人的背安撫。

兩人的身影在餘日光輝中像似融合為一體。


--------------------------

飛流是蘇哥哥的貼身小棉襖,有什麼變化總是小飛流第一個發現的

只是想寫寫飛流跟宗主的日常!

他們倆個總是暖暖的ღ


 
评论(5)
热度(23)
同人文放置區,雜七雜八。
全文繁體。

留評會很開心,但是因為本人很害羞,所以不一定每個都回復(*´ω`)っ

主要駐點:plurk/f23674447
© 柳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