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玥

【瑯琊榜】 餘香 (藺蘇)

*噗浪點文 @朝煙 
*tag :焚香點蠟,彷彿你還在那/刀

藺晨焚上一片香。

香餅內參了些讓人安眠的成分,想著長蘇最近心思憂結應該用得著,他便先行試了試是否真有功效。

在他查明香確實有助眠安睡的成效,又可化解胸悶鬱結之氣後,今天才敢在長蘇的榻側放上焚了香的薰爐。


梅長蘇臥在榻上,手裡還纂著一卷書,見藺晨放下薰爐,只略略抬眼看了看,隨口問道,「這是什麼味兒阿?」

「說了你能懂嗎?」藺晨坐到榻上將人摟進懷裡,見長蘇還真有了興致要回答,藺晨只好連忙阻止,「哎,別說、別說,別跟我這大夫搶口飯吃成不成?」

梅長蘇只得一笑置之,連眸裡都盛滿笑意。藺晨看見他羽眉舒展,便跟著心情愉悅起來。

「都這個點了,該睡了。」


梅長蘇見貼身大夫都發號施令了,便順從地放下手中的書卷,倚在藺晨的懷裡躺下。

丁香的味道他還是認得出來的。知道藺晨是真心在為他著想,況且今天真沒有什麼要緊事,他便難得順了他一次。


只是不知這種時日還有多少。

閉上眼,梅長蘇嗅著一室低迴而綿長清幽的香氣,將這些無解的問題拋到腦後。

-

待梅長蘇發現丁香的氣味已沾染上身、融入他的血肉之時,他也養成了時不時在睡前焚上香的習慣。

就像那人一樣,霸著自己身邊,令自己離不了他。
可想藺晨知道了,也只會不以為意地笑道離不開就別離了罷。


而還以為他是交由他人經手薰香之事的藺晨,有次看見他正在焚香便調笑般說了句,有美人替他紅袖添香實是一大樂事,語畢還湊上去親了一口。

結果得了江左梅郎的一句粗俗,被趕了出去。

-

「長蘇,該睡了。」
藺晨的臉上帶著笑,說道。

盔甲上沾滿了血,藺晨也顧不上會蹭到梅長蘇的衣襬上,將他擁進懷裡。


懷裡的人臉色慘白,心願已了讓他長久以來支撐他繼續走下去的心力頓時被抽去。

只留下虛弱的軀殼,以及殘留的魂魄。

他仔細端詳了幾眼藺晨的面孔,喘了幾口氣,像是掙扎著要說些什麼話,卻被藺晨擋了下來。

「不用再費心了,我都懂的。」

安心睡吧。
即便他沒有說出口,可他確定長蘇一定懂得,他亦然。

不要再見了,不要再想念。

-

焚香點蠟,室內充盈著幽幽香氣。
彷彿他還在那兒。

 
评论(4)
热度(11)
同人文放置區,雜七雜八。
全文繁體。

留評會很開心,但是因為本人很害羞,所以不一定每個都回復(*´ω`)っ

主要駐點:plurk/f23674447
© 柳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