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玥

【瑯琊榜】謂我何求-流蘇(下)

*傳送門:

*欠很久的情人節賀文(#

飛流澄澈的眸子裡盛了淺淺的一層疑惑,仔細盯了一陣梅長蘇的表情,看得梅長蘇覺得心裡頭背負的似那些煉獄般盤旋不去的記憶都快被眼前的人一眼看透。

於是,梅長蘇便任由自己的意志伸手摀住了飛流的眼。
「蘇哥哥?」

「別看。蘇哥哥已經太髒了,不想讓飛流看到。」
以往總是乖巧聽話的飛流沒有反抗梅長蘇的舉動,卻難得出聲反駁了他。


「蘇哥哥不髒!」每次蘇哥哥都說自己髒,但是明明雪白衣裘都沒有染上任何顏色;相較起來,曾經全身沾染鮮紅血跡的自己也從沒說被蘇哥哥嫌過髒。

「不髒?」梅長蘇淺嘆了一聲,他身上背負的命已經無法徹底清算。

七萬赤焰軍、父帥的冤魂怨仇寄託在他身上,即便他知曉這些重擔他不必擔起,身為赤焰軍少帥的他又怎麼能將他們拋下?即便他已經不再是林殊,但是他身上流的那腔林家熱血卻是怎樣也磨滅不了的痕跡。

更遑論這些年來,他從孓然一身到瑯琊閣評定的第一大幫江左盟宗主,手握權術,害死的又有多少人?
不過再如何恨,舊事皆已既定。況且他再給他一次機會,他也絕不後悔,即使他清楚明瞭這是條不歸路。

這些年來鑄成的梅長蘇,雖冷硬心腸,萬事皆先謀而後行,卻仍然想維護身旁少年最後的純淨。


飛流是他心底最後的一抹潔淨的白。


而他願以身相護,縱使連心都被濃墨薰染,無餘他色得以附著之處,他亦將趕在飛流被染上色前,將他推離這如烏黑泥濘般地權力漩渦的中心。

「好吧,那飛流覺得甚麼人才髒呢?」輕輕帶開話題,梅長蘇撇去心中的憂思,放下手,盯著飛流無垢的眸子,帶著笑容輕聲詢問。
飛流思索了一下,才迸出了兩個字,「毒蛇。」


「為什麼呢?」聽到飛流的答案,梅長蘇不禁起了些好奇心。譽王做過的骯髒事,對飛流而言都無關痛癢,他怎麼會認定他是髒的?
「蘇哥哥好,不喜歡。」語畢,飛流還不自覺放了一股殺氣,讓一旁的梅長蘇也因著這股惻陰陰的氣息而顫了一下。

「蘇哥哥冷?」
「沒事沒事,就知道飛流對我最好。」撫了撫飛流的髮,梅長蘇含笑說道。
這孩子真的是為他處處著想呢,這世上再無他人能像他這般為自己付出了。


就是太美好了,才會捨不得,才必須推開。
捨不得,也無可奈何罷。

擁了一下飛流,梅長蘇看著飛流努力擠出一絲笑臉,同時露出平靜的笑容。

-------------------------

其實這篇應該是流蘇無差。

我覺得飛流跟梅長蘇都是對彼此最坦承的人,所以也最離不開對方,卻又會在遇到困境時第一個把對方推開,有種虐感QQ

補一下篇名的意義↓
知飛流者知道他是擔心,不知者覺得是在吃宗主豆腐(。
同理反推,
知長蘇者知道他是愛護,不知者覺得是在染指飛流(正解

 
评论
热度(9)
同人文放置區,雜七雜八。
全文繁體。

留評會很開心,但是因為本人很害羞,所以不一定每個都回復(*´ω`)っ

主要駐點:plurk/f23674447
© 柳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