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玥

【瑯琊榜】謂我何求-流蘇(上)

知我者謂我心憂!不知我者謂我何求。 -《詩經.王風》


臥榻上的梅長蘇稍稍翻了翻身,衣帛與被子摩擦的細碎聲響在寧靜的內室裡顯得格外明顯,同時也驚醒了一直保持戒心的飛流。因為醒了,所以即使看起來並無任何異狀,飛流仍然起了身湊過去看看梅長蘇的情況。


走近臥榻前,飛流聽見側身背著他的梅長蘇綿長的呼吸中偶爾參雜了些許短促的喘息。探過頭去觀察梅長蘇的面容,只見他額上冒了細汗,看起來像是入了夢魘。

「蘇哥哥?」飛流輕聲喚道。

似乎是聽見飛流的聲音而引起了梅長蘇的反應,他再次翻了身,恰好讓飛流一眼看清他蒼白的唇色,以及破碎的嗚咽同時傳入耳畔。


沒有注意到兩人之間的距離有多近,看著明顯不對勁的梅長蘇,飛流下意識地想要出去叫人,但是他心裡卻莫名地明白這並不是蘇哥哥真正想要的。

因為沒有過任何類似的經驗,在這般手足無措地情況下,飛流最終只能選擇半跪在榻前,依照以前蘇哥哥溫柔撫著他的頭的模樣去安撫榻上的人。

「蘇哥哥……」輕輕撫了撫梅長蘇的烏髮,飛流不一會兒便見著了安撫的效用。囈語與急促的氣息終於回復平和。

見梅長蘇終於逐漸鬆開緊鎖的羽眉,少年便放下心來,保持半跪的姿勢待在臥榻旁看顧著他的蘇哥哥。


於是梅長蘇清醒後,一睜開眸就看見了飛流清澈的眼眸中帶著明顯的擔憂。擁被坐起,他將飛流也拉到榻上坐在他的身邊,看著少年柔聲地問,「我們飛流怎麼了?怎麼這樣子看著蘇哥哥?」

「蘇哥哥,惡夢!」

「所以我們飛流就來幫忙照顧蘇哥哥了?飛流真乖,但是蘇哥哥沒事的,只是惡夢罷了,只要醒了就消失了……」


-------------------------

說好的情人節賀文,雖然拖拖拉拉的遲了一天發(好意思

然後雖然一開始想寫的是虐,但是大神發給我的是糖罐(。

下篇有空再來發!

 
评论
热度(19)
同人文放置區,雜七雜八。
全文繁體。

留評會很開心,但是因為本人很害羞,所以不一定每個都回復(*´ω`)っ

主要駐點:plurk/f23674447
© 柳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