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玥

覺得這裡好像一直被我放著,想想還是來說一聲。

雖然一開始說這裡主要都放瑯琊榜的文,但是現在其實手感有點退了,變得只等糧不產糧的狀態。

而且之後想繼續在LOF轉推自己喜歡的東西,又怕打擾到大家,所以以後可能這裡會變成推薦跟放置我的各種同人文的地方。

如果只是想要看瑯琊榜相關的文章,這個帳號應該會比較少出現了,所以怕被打擾的大家可以取消關注了Q_____Q


這篇應該會在開始放上其他文章之後刪掉


【瑯琊榜】 前夕 (藺蘇)

端起茶盞輕抿一口,梅長蘇摘去了白玉髮冠,只用髮帶束起的一頭黑髮肆意披散於肩上,襯著他抬手飲茶的姿態落在藺晨的眼中便是一幅美人品茗的模樣。

「喝茶看美人,實是一大享受啊。」放下手中杯盞,藺晨笑瞇了那雙桃花眼,歡愉之意溢於言表。

還沒開口數落就你嘴貧,梅長蘇便看見在一旁努力練習倒茶的飛流把茶壺裡餘下的茶水都灑在藺晨的白衣上。

這下話也甭說了,梅長蘇直接嗤的一聲笑了出來。


「飛流,怎麼拿茶水潑你藺晨哥哥呢?」藺晨連忙從位子上起身退了幾步,原先瀟灑的輕功步伐搭上藺晨現在這副溼答答的模樣反而看起來有些好笑。

飛流只哼了聲回應,回身輕巧地將茶壺放回茶几上,飛流可是乖孩子,才不會拿蘇哥哥最喜歡...

【瑯琊榜】 囚 (藺蘇)

梅長蘇離開的時候,只獨留藺晨一人伴於他身側。

造成如此這般的情景,無非是因為大家都非常識趣地自行告退了,畢竟經歷了諸多事件,宗主的心思大家皆有目共睹。

若要說什麼人讓宗主最為信任,那便是藺少閣主。除此之外,藺少閣主也是能波動宗主心緒的少數人之一。

最重要的原因是,宗主在藺少閣主身邊能肆意談笑,渾然不像平時低眉淺笑、心思沉沉的模樣。


「藺晨,你要好好的。」梅長蘇向來便知道他無需向藺晨多言些什麼。

因為他知道他懂。

無論何事。

「我會的。」


他的離去如水,相比遠處熱鬧的金陵城顯得格外安靜無波,沒有氾濫出一絲聲響。

一如彼時初入金陵城。


自此之後藺晨再也不喜穿上白衣。...

【瑯琊榜】相眠 (藺蘇)

夜半時分,梅長蘇被劇烈疼痛從難得的安眠中驚醒。
擁著厚重的皮裘坐起,他按了按額際,卻不見舒緩的成效。
可頭疼竟還伴隨了呼吸不暢的症狀,他深吸了一口氣,像是要把胸腔裡的那股灼熱感及與之而來的焦躁不安排出去。

疼痛讓他無以成眠,梅長蘇只好一面緩緩運氣,一面想些詞彙來形容疼痛以轉移自己的注意。
便是當時碎骨拔毒他也是這般做的,像是他低頭旁觀自己的身軀苦苦掙扎,靈魂卻像出了竅似地感受不到疼。

這種疼像是有人在腦內用力丟擲銳利的茅,力道大到幾近破腦而出。
雖覺得頭疼難耐,但與碎骨拔毒那種想要竭盡全力求死,疼到他倒臥在地上咬緊牙關忍耐剜去自己一身血肉的衝動相較之下,也就算不上甚麼。

他望著一片漆黑的四周,開...

【瑯琊榜】忘川 (藺蘇)

*靈感是這首歌:塘橋夜話


藺晨立於一口小井旁,不遠處還有個乾涸的水潭露出滿是淤泥的潭底。


千年之前,裡面曾流出汩汩清泉的泉眼,潭水清澈見底,還有幾尾魚在水中穿梭,可如今只剩下堆積已久的枯葉。

那時黃泉路上還不是這幅景象。

七萬英魂充塞了整條路,即便調了多少鬼卒前來引路,也無法安撫他們激動而哀戚的喧囂。

直到地府府君出面,領著眾人前去望鄉台一窺現世情景,眼見少帥林殊命懸一線卻被瑯琊閣老閣主救起,眾人心緒才漸漸安定下來,而後聽從主帥林燮之命與府君的指引一一入了輪迴。


飲下孟婆湯前,林燮神色複雜地略向府君行禮,並請託府君對林殊多加關照。

府君面上掠過一絲笑意,微微頷首應下了...

同人文放置區,雜七雜八。
全文繁體。

留評會很開心,但是因為本人很害羞,所以不一定每個都回復(*´ω`)っ

主要駐點:plurk/f23674447
© 柳玥 | Powered by LOFTER